笔趣阁 > 天芳 > 352章 只是一个替身

352章 只是一个替身

 热门推荐:
    玉妃端起茶杯,慢慢饮了一口。

    茶水有些凉了,不过她不在意。

    谁叫心情好呢?

    池韫一直低着头,不敢抬起来的样子。手无意识地动来动去,一会儿摸摸茶杯,一会儿拽拽袖子。

    真是可怜,说起来也不过十六岁的小姑娘,订下这样一门婚事,一定开心极了吧?

    那位楼大人容貌过人,才华出众,且又是那样清冷高傲的人,哪个怀春少女不喜欢?

    想当初她也觉得……

    玉妃及时勒住思绪,徐徐露出笑来。

    可惜,你只是一个替身,他心里藏着的那个人,才是他的真爱。

    知道这件事,是不是觉得一片真心错付,疼得都要碎裂了?

    没关系,总会习惯的。就像她一样……

    池韫努力克制,才不至于笑出来。

    他到现在不娶妻,果然是为了自己?虽然早知道,可说出来不是更开心?

    她忍了忍,继续问“还有呢?”

    玉妃听她声音哽了一下,嘴边浮起似有若无的笑,接着道“他到了京城,陛下就说要帮他做媒,可是他拒绝了。他还跟陛下说,日后告老,要去桑海隐居,再建一间书院。这到底为了谁,大家都知道。当然了,这件事他不会说出来,都已经过去了,说出来不过徒惹伤心。”

    池韫慢慢点了下头“是啊!我从来没听他说起过。”

    楼四公子就知道玩含蓄,连表白都只会暗示。

    “他当然不会说了,人都不在了,还说这些做什么?”玉妃停顿了一下,柔声叮嘱,“今日不过闲谈,过后你也别说了。楼大人很不喜欢提起往事,就连陛下都会避开这个话题。”

    池韫低头拧着帕子“我知道,说出来他会生气吧?”主要是脸皮薄,不好意思。

    玉妃点点头“可不是吗?上回在朝芳宫,瞧见你们在说话,本宫忍不住想提醒他一下,谁料他就生气了。”

    池韫吃惊地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她“他、他连娘娘的面子都不给?”看来上次被嘲讽得不轻啊!

    玉妃宽容地笑笑“到底多年同窗,难道本宫还跟他计较不成?”

    池韫声音更加低落“对着娘娘都敢生气,那换成我岂不是……”

    “所以说,你就不要提了。都是过去的事了,最重要的是将来。”她停顿了一下,问,“楼大人对你还不错吧?”

    池韫迟疑着说“……挺好的。”他敢不好吗?

    “这就行了。男人嘛,心里总是装着数不尽的东西,国事,权位……感情本来就只有一个角落,何况他也不会只有一个女人。”玉妃露出几分无奈,“像是陛下,对本宫已经很好很好了,可他终究是皇帝,哪能一世一双人呢?你以后就知道了。”

    池韫茫然地抬起头“他……他难道还会……”

    “纳妾?”玉妃直接说破,毫不客气,“当然会了。即便没有妾室,也会有几个通房丫头吧?何况楼大人官位渐高,即便他自己没动心思,也会有人投其所好,比如和你长得相似的……”

    “这样啊……”池韫心道,她倒要看看,别人送了他敢不敢收。

    “你别担心。”玉妃又安慰,“刚刚成婚,总是会给你几分面子的。何况你又年轻貌美,怎么也有一年半载的好日子过。至于以后,谁家不是这么过的呢?”

    池韫握着茶杯,一边跟着笑,一边手指都捏白了。

    她要不是玉重华,指不定真给骗了。不敢问出口,天天想着自己就是个替身,这得多煎熬?

    玉妃娘娘这是自己替身当久了,要让别人也尝尝这滋味?

    真看不出来,原来她报复心这么强。只不过,报复到她这个无辜第三者的身上,是不是太过分了?

    池韫心中一动,问道“臣女听说,娘娘和陛下也是同窗,就像他们一样吗?”

    玉妃忆起往事,点了点头“是。”

    “那么……娘娘也是这样喜欢上陛下的?”

    玉妃垂下视线,过了会儿,才道“是啊。”

    真的是吗?池韫挑了挑眉,继续试探“当初先太子也和娘娘一起读书吧?听说还和娘娘议过亲。臣女冒昧问一句,娘娘为什么不喜欢先太子,反而喜欢陛下呢?先太子不好吗?”

    玉妃笑笑,淡淡说道“先太子当然好,就是太好了,让人觉得不真实。就比如楼大人,想来你很喜欢他吧?什么都能做到最好,可也因此充满了距离感,不易接近。这样的人,得到他的心太难了,还是更适合仰望。这道理,你以后就会懂了。所以说,人不能太贪心,能嫁给楼大人就已经很好了,对吧?”

    “是……”池韫垂下头,掩住嘴边的笑。

    哦,原来是不敢喜欢啊!

    也对,无论哪方面,太子和楼晏的水平,宜安王拍马都赶不上。相比起来,他们俩自然更有共同话题。

    比如,交流一下功课为什么那么难?

    池韫在心里笑。

    不过,玉妃娘娘太想当然了。

    她可不觉得他们充满距离感,因为她也能做到最好。

    锦瑟带着点心进来,禀报“娘娘,凌阳住持来了。”

    玉妃点点头,重新端出宠妃的派头,说道“本宫还有事,就不留池小姐了。锦瑟,这点心就让池小姐带回去吧。”

    “是。”

    池韫拿着包裹好的点心出了宫门,正好与凌阳真人擦肩而过。

    “师叔。”她停下施礼。

    凌阳真人眼睛一亮,想上前跟她说一说,却又本能地感到害怕,只得收住脚步,回礼“原来师侄也在这里啊!”

    “是啊!有幸得娘娘赐了一杯茶。”

    要不是确定池韫还不知道这件事,凌阳真人简直以为她在嘲笑自己。

    赐了一杯茶……她差点被这杯茶给吓出尿来……

    “娘娘还在等师叔,师侄就不打扰了。”池韫再施一礼,转身回清宁宫。

    另一边,坠儿催促“凌阳住持,娘娘还在等你呢!”

    凌阳真人不敢再看,喏喏应声“是。”

    进入静室,其他人都退了出去。

    玉妃看着战战兢兢的凌阳真人,问“东西带来了吗?”

    凌阳真人一脸惶恐,做贼似的看看四周,颤抖着掏出一个小瓷瓶“带、带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