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宦海沉浮:我的绝色女上司 > 第二千七百九十九章 劝说

第二千七百九十九章 劝说

 热门推荐:
    作为胜利者的罗曼,此刻的心情却并不是很好。

    并不是因为罗曼没有看到凌正道那种失败者的落魄,而是当局对她劝说凌正道的表现很不满意。

    “罗曼小姐,我们希望你能够放下私人恩怨以大局为重,说服凌正道对我们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的确相比制裁凌正道一个人,破坏中国在非洲的多年的援助战略计划,无疑才是国人最想达到的目的。

    至于凌正道个人,与一个中国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就算通过海牙法庭能够判凌正道一个死刑又能怎样,没有了凌正道,还有有另外的凌正道,这根本就不能达到国要的政治目的!

    “我已经说过了,这和私人恩怨无关,凌正道这个人根本不可能被说服,现在我们制裁凌正道,同样可以对中方在非洲的战略计划造成一定的干扰!”

    “一定的干扰有什么作用,仅仅是一个非洲西南部?这根本就不会动摇中国在非洲的根基!”

    面对这样的质问,罗曼也是不由发怒“如果没有我的计划,你们连一个非洲西南部都拿不到,我不希望再听到你们的风凉话,为什么你们不去非洲!”

    罗曼的这番话还真是肺腑之言,自己为了破坏凌正道联合中方在非洲的战略计划,如此处心积虑地才控制住凌正道,现在议会让的这些废物们竟然还如此质问自己,他们凭什么!

    “请注意你的态度罗曼小姐,作为一名议员,我希望你能明确自己的身份,更要明白你是在为国服务,而不是为你个人服务!”

    “少说这样的废话,你们不是觉得我和凌正道有个人恩怨,所以无法很好地劝说他那?那现在,你们可以去劝说,我要看看你们是怎么劝说的!”罗曼说完这句话,便起身直接离开了议院厅。

    “竟然是这么一种态度,罗曼家族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如果继续这么下去,那我们岂不是被一个女人给压住了?”

    “现在最应该讨论的问题,我觉得还是应该劝说那位迪隆联邦统帅,按照我们的意思去指控中国,只要这样罗曼家族才不至于如此嚣张!”

    “我觉得这时候,是不是应该对凌正道这个人采取一些非常手段,强迫他按照我们的意愿去说话?”

    “最好不要这样做,这样搞不好就会给我们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最好的办法还是以说服为主。”

    议会的议员们正在讨论说服凌正道的事情,罗曼却是对此嗤之以鼻,那些蠢货想让凌正道按照他们的意愿去说话,真是天真的可以!

    还有那些蠢货到底是凭什么进入议会,拥有的政治权力?国的政客如果都是这样的话,那么未来肯定会失去很多国际地位的!

    “那些绊脚石,我早晚要趁机清理掉!”

    ……

    自从罗曼找过凌正道后,凌正道就不觉得寂寞了,因为这几天,时常都会有衣冠楚楚的政客,带着翻译来探望自己。

    毫无疑问,这些来“探望”凌正道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为了说服凌正道,承认自己在迪隆联邦的所作所为,完全是经过中国方面授意而为。

    几天来一拨又一拨人来了走走了来,或是威胁或是利诱,却都是一无所获。倒是凌正道这几天收获颇丰,也算见识了国政客们的能耐。

    “看来在国,愚蠢自以为是的政客也是一抓一大把。”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凌正道吃罢警察送来的早饭,无聊地想着今天又会有谁来找自己。

    目前凌正道依旧是国金山市警察局拘留,很显然国政客们,现在还不想把他过早地移交海牙国际法庭,他们还想着如何从凌正道身上获得足够的政治资本。

    即便是罗曼那边已经准备的很好了,随时都可以让凌正道万劫不复,可是现在凌正道却是获得了一种很特殊的“保护”。

    政治就是如此,有时候它不仅复杂还显得有些荒缪。

    吃罢并不是太可口的早饭,凌正道从身上摸出一根万宝路点燃,对于这种烟他实在是抽不习惯,不过总比没有的好。

    现在凌正道在金山市监狱的拘留室,还是享受着不错的待遇的,为了方便政客们的“探望”,金山市警察局为他单独提供了一处拘留室,每天有烟抽有牛排吃,偶尔还有红酒喝。

    这样的生活对于凌正道来说,说真的还是比较舒服一些的。

    房门的开启声,让凌正道不由看一眼墙上的电子钟表,才刚刚早上八点,今天那些来找自己谈“人生”的政客们,好像来的比较早了。

    凌正道有些期待地站起身子,他现在很喜欢和那些政客们畅谈人生,毕竟一个人被关着实在是有些寂寞了。

    可是当凌正道看到走进来的两个人时,脸上却是不由露出浓浓的惊讶之色,这次来的竟然是两个熟人,而且还都是华裔,分别是国政坛的华裔新星王子良和苏澜!没有错,就是苏澜!

    苏澜今天穿了一件简单的深色风衣,长发下的脸庞依旧是带着那种属于江南女子特有的优雅,看到凌正道惊讶的眼神,她的眼睛轻轻眨了一下,似乎还带着一丝微笑。

    走在前面王子良并没有注意到苏澜的表情变化,看到凌正道惊讶的样子,他很有风度地问了一句“凌先生,是不是觉得很意外?”

    凌正道笑了笑,“非常意外,不过仔细想想倒也正常,王先生也是一位出色政客嘛。不过……”凌正道目光落在了苏澜身上,“苏澜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女人就不能从政吗?”苏澜笑得风情万种。

    “哦~这还真是有些意外,不过仔细想想,以苏澜小姐的聪慧,要当一个政客自然也不是难事,只是我没有想到,苏澜小姐竟然会屈居于人下!”

    “呵呵~凌先生这是在挑拨我和王子良先生的关系吗?不过你的这点伎俩实在是些差劲!”

    “没有关系,毕竟凌先生无端被拘留这么多天,有些情绪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王子良今天表现的很有风度,对凌正道也明显客气了很多,不过这种情况,凌正道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这几天来找自己的政客们,基本上一开始都是如此客气的。

    “怎么国人找我们不好使,就让你们过来和我套近乎?对了,你们应该也是国人吧,咱们之间也没有什么近乎可套。”

    “凌先生不要带着情绪嘛,你搞得现在这种情况,其实都是罗曼所为,对此我对凌先生也是深感同情。”

    王子良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凌正道心里更是惊讶,他自然知道这个王子良,可就是凭着讨好罗曼搞到一个议员身份,成为国的华裔政客的。

    怎么现在,王子良是翅膀硬了,打算了和罗曼分道扬镳了吗?

    “凌先生不用这么惊讶,王子良先生没有必要去听别人的话不是吗?”苏澜含笑来了这么一句。

    “有道理,在我看来苏澜小姐,可是要比那个大洋马聪明的多,王先生这次算是找了一个好盟友。”

    “那我应该多谢凌先生夸奖了?”王子良装模作样地来了这么一句。

    “不必,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一下王先生,你的父亲王朝军之前在国内,可是在苏澜小姐手里吃了大亏后,才不得已跑到国来的。”

    凌正道说完这番话,又不忘补充了一句“我没有说错吧,王朝军先生是您的令尊?”

    还不等王子良说话,苏澜却摇头说了一句“凌先生你还是想的太简单,我和王子良先生的友谊,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弱。”

    “是吗?可是我总觉得谁和苏澜小姐合作,谁就不会有好下场呢?”

    “呵呵~凌先生,你这是在说自己的切身体会吗?”

    苏澜毫不顾忌地笑着,她的脸上依旧带着那种特有的自信,而她眼睛中的一些东西,却也只有凌正道能读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