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 第四百九十八章 打哑谜

第四百九十八章 打哑谜

 热门推荐:
    丰都大帝控制着发了狂的夏氏,沈衣雪卷起历劫的衣袖,被鲜血粘住的地方就直接撕开,终于是将他被夏氏咬中的伤口,完全暴露了出来。

    这夏氏的牙齿,本来就是黑黄恶臭,看着十分恶心,也不知道有毒没毒,此刻嵌入了历劫的手臂当中,转眼之间,历劫的伤口四周就肿了起来!

    沈衣雪以伽蓝冰魄针凝聚出细长的七彩冰针,小心翼翼地将夏氏残留的牙齿剔出之后,那伤口处,竟然渗出一缕淡淡的青黑色|鬼雾来!

    沈衣雪急道:“你的真气呢?”

    佛修真气能够克制鬼修的真气,这话自然是要历劫以真气逼出渗入的鬼雾来。不料她等了片刻,历劫却是没有任何动作。

    沈衣雪终于忍不住抬头,顿时被历劫的样子吓了一跳!

    此刻的历劫,脸色苍白中隐隐地泛着青黑的颜色,连一丝正常人的颜色都看不到!

    沈衣雪这才察觉,她捏着历劫手臂的另一只手的指尖,传来的触感过于的冰冷僵硬。

    她不敢怠慢,也不再叫历劫自己运转真气抵御,化雪禅衣上面隐隐的金线浮起,在袖口出化作一道细细的金色丝线,缓缓渗入伤口当中。

    沈衣雪化雪禅衣上的佛修真气,遇到历劫伤口当中淡淡的青黑色|鬼雾之后,瞬间如同沸汤卧雪,烟消云散。

    然而,却又淡淡的青黑色|鬼雾源源不断地从历劫的伤口当中渗出,仿佛此刻历劫经脉内流转的已经完全都是这种青黑色的鬼雾,而不再原本那种温暖祥和的佛修真气。

    就这样对峙了也不知多久,沈衣雪都感觉化雪禅衣上丝丝缕缕的佛修真气光泽越来越黯淡,历劫的伤口当中,却仍旧不断地有鬼雾渗出。

    既不多也不少,一直都是淡淡的一缕,却源源不绝。

    沈衣雪的额头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来,再抬头看是,历劫不知何时竟然已经陷入了昏迷当中!

    只是因为,陷入了昏迷当中的历劫身体僵硬,仍旧维持着原本的姿势没有动,这才让一直都专注盯着伤口的沈衣雪没有察觉!

    而另外两人,丰都大帝控制着夏氏,轩辕则是对着夏氏低吼着什么,一时间竟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历劫的异常。

    在看到夏氏之后,沈衣雪心中一动,伽蓝冰魄针散发出一缕裹挟着冰雪寒意的七彩光芒,瞬间将历劫的伤口覆盖,同时也将那青黑色的鬼雾覆盖在了其中。

    她站起身来,两步走到夏氏跟前,也不管轩辕正对着夏氏说什么,一伸手就将夏氏的脖领子揪了过来!

    夏氏被丰都大帝的青色光带束缚,根本就动弹不得,沈衣雪竟然如同拎小鸡仔一般地将夏氏给拎到自己眼前。

    “说,历劫是怎么回事?!”沈衣雪咬牙切齿地问,却话来夏氏一阵莫名的狂笑!

    夏氏的身体,之前已经接近了半透明,此刻在丰都大帝的青色光带当中,更是只剩下了小小的一团,这一狂笑,就沈衣雪揪住她的手,都感觉到了那种隐隐的颤抖。

    轩辕见沈衣雪神色急切,忍不住问:“历劫情况不对?”

    沈衣雪默默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再次逼问夏氏:“快说!”

    夏氏却如同癫狂了一般,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整个人都嘤嘤嗡嗡地颤抖着。

    沈衣雪连续问了两遍,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回头又看到如同雕塑一般僵硬的历劫,不禁有些气急败坏起来,手中的伽蓝冰魄针径直就抵住了夏氏的咽喉:“你说不说?!”

    夏氏笑够了,总算是缓了下来,一张脏兮兮的脸却是说不出的狰狞恶毒:“你那个姘头,很快就要和我一样啦,你就不要白费力气啦,哈哈哈……”

    “姘头”两个字,让沈衣雪和轩辕同时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历劫。

    虽然沈衣雪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两个字从夏氏口中蹦出来,然而此刻在轩辕的面前,却仍旧难免有些不自然。

    而轩辕的神色,就更是古怪,看向夏氏的眼神一瞬间都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夏氏却还在疯笑:“你就不要想着威胁我这个老太婆了,我连死都不怕,难道还会怕你的威胁?”

    这倒也是实话,毕竟当初在墨山村的时候,夏氏可是一心求死的。此刻沈衣雪若是当真用死亡来威胁她,根本就是正中夏氏的下怀,夏氏瞌睡她送枕头。

    沈衣雪只觉得胸口一口恶气淤积,却是无论如何都散发不出来。听狠狠地瞪着夏氏,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可是,历劫此刻情况不明,她又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

    “可有需要在下帮忙的地方?”一旁的丰都大帝突然开口,目光却是盯着夏氏不放,“我保证不让她死了。”

    对付人他或许不行,可对付真魂,在场的几个人,却没有一个敢说比他有经验有手段。

    而现在的夏氏,真魂碎而不散,完全融入了躯壳当中,对于丰都大帝来说,的确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一个值得研究的对象。

    夏氏一听,顿时破口大骂起来:“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老匹夫,在这里多管别人的家事?……”

    后面跟随着无数恶毒污秽之语,不堪入耳,只有想不到,没有夏氏骂不出,甚至于,一开始的时候,丰都大帝都没有明白她话中的含义。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明白夏氏的意思,一道青色的光芒凝聚成锁状,直接就封住了夏氏的嘴巴。

    沈衣雪皱眉:“你不让她说话,我怎么救历劫?”

    丰都大帝道:“如此恶毒之语,不听也罢。”

    轩辕却是震惊于夏氏那一句“别人的家事”,似乎有些明白了夏氏骤然暴起之后的种种古怪举动,却是不免带了三分心虚之感,悄悄地瞟了沈衣雪一眼。

    见沈衣雪并未留意他,轩辕悬着的心这才稍微放下,略一思忖,终于开口;“交给我吧。”

    “交给你?”沈衣雪没有想到轩辕会主动开口,“你能让夏氏开口?”

    轩辕握紧了战天剑:“可以一试。”

    沈衣雪道:“历劫现在情况未明,也不知能够坚持多久。”

    这句话也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却成功地挑起了轩辕心底的一根刺。一瞬间他的神色变了数变,才咬牙道:“你放心。”

    说完这三个字,轩辕直接看向丰都大帝:“解开她。”

    丰都大帝没有拒绝,也没有立即解开夏氏的封印,反而是盯着轩辕,半天没有开口。

    在他的目光之下,轩辕竟然有种被洞穿所有心思的感觉,似乎,仿佛,就连当初在无名之地与神秘少年的对话,这一刻也被丰都大帝所洞悉。

    他皱了皱眉,做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你看我干什么!快就解开她啊!”

    丰都大帝又看了轩辕一眼,随手一会,收去那一道青色的光芒,夏氏的嘴巴张了张,声音终于是再次回来了:“你们这些……”

    话没有说完,沈衣雪的伽蓝冰魄针已经到了她的眼前,瞬间凝聚出来的,散发这冰雪寒意的七彩长针顿时浅浅刺入夏氏的咽喉:“你最好,说人话。”

    如同之前的伤口一样,夏氏的咽喉处并没有鲜血渗出,只有一缕淡淡的青黑色鬼雾溢出,在伽蓝冰魄针的七彩光芒之下,似乎有一瞬间的凝固,随即消散无踪。

    夏氏看了看轩辕,又看了看沈衣雪:“你有本事,杀了我!”

    她虽然不再恶毒咒骂,却依旧状若癫狂,裂开大嘴,露出一口变得参差不齐的牙齿来,甚至还将脖子朝着沈衣雪的七彩冰针上凑了凑。

    沈衣雪收回七彩冰针:“我不杀你。早在墨山村的时候,我就说过,不杀你。”

    她盯着夏氏,目光有一瞬间的锐利:“杀你,才是便宜了你。”

    夏氏桀桀怪笑着:“不杀我,怎么消你的心头之恨,怎么给你的姘头报仇雪恨?”

    沈衣雪道:“谁说他一定会死。”

    夏氏的笑声戛然而止,似乎楞了一下;“……你说的对,他的确是不会死,只会和我一样,想死都不不了。”

    “只会和我一样”这几个字,让沈衣雪的眼睛一亮,转头看了一眼被自己以冰雪寒气暂时冰封起来的历劫,又看了一眼一脸兄长的夏氏,恍然大悟,点头道:“我明白了!”

    这次轮到夏氏发愣了:“你明白了什么?”

    沈衣雪冷笑一声,目光如同绵软的针,透过夏氏的独眼,瞬间刺入她的心底深处:“你想把历劫变成和你一样的怪物,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夏氏一惊,不过随即就嘶声叫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还不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沈衣雪道:“谁说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只会眼睁睁地看着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哼!”夏氏撇开头,“不要想着威胁我,我才不会救他!”

    “我也从未想过找你来救他!”沈衣雪道,“能把你便成这副鬼样子的人,想必也能救历劫!”

    夏氏的独眼当中,第一次有慌乱之意一闪而逝,颤抖的声音出卖了她此刻心底的不安:“你做梦!没有人可以救你的姘头!”

    沈衣雪的目光闪了闪:“那我就打上天机门!看看天机门的人,是否全都和你一样不老不死,不怕威胁!”

    这话纯粹是推测加猜测,却让夏氏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怔楞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沈衣雪眨了眨眼睛:“你知道的时间,也不长!”

    这句话说的十分肯定,却让一旁的丰都大帝和轩辕都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沈衣雪和夏氏打的这是什么哑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