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春夜小神医 > 第三百零二章:你是什么人?

第三百零二章:你是什么人?

 热门推荐:
    见叶子弘手指开始扣动扳机,秦汉嘴角瞬间上扬,一双深邃锐利的眼睛瞬间眯在了一起,与此同时夹在指缝中间的银针突然迸射而出,目标正是叶子弘的手指。

    这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发生,银针没有任何声音,秦汉的动作也不明显,可叶子弘去扣动扳机的手指却突然动弹不得了,在万分紧急的情况下,叶子弘没感觉到痛楚,只是感觉下下压的手指突然不管用了,仿佛手指已经不是他的一样儿根本动弹不得!

    仔细看去他才发现手指的指骨缝隙中刺着一根头发发丝粗细的银针,由于银针实在是太细了,足足过去几秒钟银针还在不断的颤抖……

    看着手指上的银针,叶子弘顿时傻了眼,刚刚手指还好好的突然多了一枚银针,他根本不知道这枚银针是怎么来的,可这个时候他根本顾不上多想,右手的手指不听使唤他干脆换成左手……

    “还来得及吗?”

    秦汉嘴角瞬间弯出来一丝弧线,下一刻他整个人如同弹射出去的炮弹一般冲了出去,速度之快令人匪夷所思,只是一个闪烁之间便是杀到了叶子弘身前,紧接着便是挥起了右臂,掌化拳,拳风所至杀气沸腾,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便是重重砸在了叶子弘的脸上,下一刻叶子弘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瞬间飞了出去,闷响之中还夹杂着鼻梁骨断裂的声音。

    这一拳秦汉用足了力气,虽然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但现在他心里的火已经燃烧到了极致,陶倾城虽然不是他什么人,但是陶倾城是他的朋友,光凭这一点叶子弘就该死!

    哐……

    叶子弘的身体重重的撞在了地下仓库的墙壁上,下一刻便是捂着脸蜷缩在了一起,中了秦汉势在必得又势大力沉的一拳,别说爬起来,这一拳没直接把他打死就已经算是不错了,此时他大脑一片空白,就连惨叫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一拳将叶子弘击飞,秦汉显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下一秒便是再次冲了上去,跟上去便是一脚再次重重的踹在了叶子弘的脸上,当脚尖踢在叶子弘的脸上瞬间,一股子鲜红的血液在叶子弘的嘴巴里瞬间喷了出来,叶子弘也被再次踢飞,还是撞在了墙壁上。

    一拳一脚秦汉都用上了十足的力气,再看叶子弘虽然一时半会可能还死不掉,可现在看来就算不死也点是个植物人,而且死亡的几率极大,刚刚秦汉的那一拳至少将他脑子里的东西打烂了,表面上的伤口并不足以致命,主要是秦汉用上了暗劲……

    暗劲说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却十分难,一些习武之人有可能也会暗劲,但暗劲这个东西并不是会了就一定能发挥出真正的实战效果,主要还是看火候练的怎么样儿,秦汉施展出来的暗劲其实也没能发挥到极致,因为他也是刚刚学习这个东西,但是,他施展出来的暗劲要比一些武学大师厉害的多,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有着别人不具备的能力,那就是元气。

    以元气为基,在发出暗劲的时候就是另外一码事儿,可以说已经超出了暗劲的极限……

    “别杀他。”

    秦汉刚要上前打算直接解决掉叶子弘,陶倾城突然喊了一声,这时候她已经站了起来,整个人看上去狼狈至极,她冰冷的注视着躺在地上的叶子弘冷声说道:“让我来!”

    言毕,陶倾城便是向一边走去,下一刻让秦汉无比惊讶的事儿就发生了,只见陶倾城走到掉在地上的手枪旁边然后弯腰捡了起来,紧接着枪口便是对准了倒在地上已经没了意识的叶子弘身上。

    “还是我来吧。”

    不等陶倾城开枪,秦汉上前一步抓住了陶倾城纤细的手腕,对着她摇了摇头说道:“女人不适合杀人,除非你是杀手!”

    说完,秦汉的手便是稍稍向前一点点的将陶倾城手里的手枪拿到了手里,虽然没开过枪,但是枪这个东西却不难操作,因为警匪片上经常会出现这样的东西,就算他没开过枪也不至于将枪口对着自己开上两枪……

    砰砰砰……

    漆黑的地下仓库突然响起清脆的枪响声,几颗子弹滑膛而出正中叶子弘身体的几处要害,叶子弘原本还在地上来回翻滚,中了几枪之后便是没了动静……

    看着没了动静的叶子弘,秦汉又看了看手里的手枪,他学着警匪片里边的情景用衣服袖子擦了擦手枪的枪托,这把枪他并不打算带回去,因为这个东西对他来说根本没任何意义,他想杀人可以有一千种一万种办法,用枪杀人根本排不上档次!

    哒……

    手枪丢在叶子弘旁边,秦汉如释重负的吸了口大气,悬在嗓子眼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要是他在稍稍来的晚那么一小会儿,陶倾城怕是这个时候已经是凶多吉少,当然,除了陶倾城没出事儿是一个好事,同时他自己也完成了一次自我救赎,如果陶倾城真的被害了,这辈子他都会活在阴影之中,不为了别的就因为一时矜持没接电话……

    最可怕的是这个矜持还是他自己故意想表现出来的东西……

    “秦汉……”陶倾城突然喊了一声。

    “啊?”

    秦汉下意识的回头,问道:“陶姐,你没事吧?”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让他无比惊讶的事儿就发生了,只见陶倾城几步便是来到了他身前,二话不说便是扑到了他的怀里,一双修长如同莲藕一般的手臂搂住了他的脖子,这让他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幸福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

    英雄救美很多人都在称赞这个英雄,其实这个英雄才是最后的赢家,可以说是名利双收,在这一刻秦汉有着深刻的体会,被陶倾城搂着脖子,这种感觉很奇怪,当然,他也不敢多想,什么以身相许之类的那都是被几率的事儿,在他看来陶倾城之所以这样其实是因为劫后余生,不然也不可能会这样儿。

    “陶姐。没事了。”秦汉干巴巴的说道。他感觉呼吸有点困难,不止是因为陶倾城搂着他的脖子,主要是心脏也在不断加速,说心脏能跳出来那是扯淡,但这一刻他能深刻的体会到心跳加速的感觉。

    “该死的。你怎么才来。你知不知道老娘差点被这个王八蛋糟蹋了!”陶倾城哭哭啼啼的说道。

    “……”

    秦汉咧咧嘴巴,想要解释一下他当时想要矜持一下,可话到了嘴边他还是忍住了,所谓祸从口出,要是陶倾城真的被害了,他会到这个女人的墓碑前边忏悔一番,现在什么事儿都没有,那么,这个事儿还是永远烂在肚子里的好……

    “没事了陶姐……”秦汉努力的安慰着陶倾城,无所适从的手这才放在陶倾城的后背上,然后小声说道:“我带你回去,一会警察来了会很麻烦。”

    “为什么每次在我最危难的时候都是你来救我……”陶倾城说道。

    “可能是运气好吧……”秦汉笑了笑,心里默默想道:“难道我就是你命中注定的救星?”

    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能说出来,因为说出来就和表白没啥区别,况且在这个时候也不适合说这样的话,万一陶倾城以身相许怎么办?他可不想在这黑漆漆的地下仓库做点什么快乐的事情,虽然这样很刺激……

    他想尽快离开,可陶倾城却抱着他不放,没办法他只能任着这个女人的性子来,刚刚这个女人经历了什么他知道,虽然没亲身体验那种感觉,却不难想到对一个女人来说有恐怖,她现在还能站着已经算是不错了,换成一般女人恐怕早就大哭大叫起来了。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几分钟时间便是过去了,陶倾城也松开了他的脖子,但是那双漂亮的眸子里边依旧满含着泪水,那不是害怕吓出来的眼泪,而是劫后余生难以演示的幸福眼泪……

    “我走不动了。”陶倾城看着他说道:“背着我回去?”

    “没问题!”

    笑了笑,秦汉便是弯下了腰,他最喜欢这种事了,确切的说天底下就没有几个男人喜欢做这种事儿,当然,这也要看背着的人是谁,陶倾城这样的女人显然是香饽饽,反过来说,如果这个人是凤姐,那么,他宁愿现在就躺在地上装死也不愿意背着这样一个女人。

    陶倾城的身体并不是十分轻盈,因为这个女人并不是骨感型的女人,她的身高超过一米七,身上有点肉感,这样的女人无论是身材还是放在身上的感觉都是最佳选择,最主要的是她胸前的两颗桃子压在身上,这种感觉十分的奇妙,至于是什么感觉只有秦汉自己知道……

    不过,这并不难想象出来,不用看别的光看这个家伙脸上的表情就能猜到七七八八……

    很软,很弹,压在身上的感觉很特别,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好像今天穿的也有点不一样儿,似乎是真空上阵……

    你们是不是很羡慕秦汉,其实我也一样儿……

    背着陶倾城出了地下厂房,秦汉用空闲出来的一只手悄然的拿出来一个小小的烈焰符直接向叶子弘的身体扔了过去,烈焰符刚碰到叶子弘的身体便是燃烧了起来,火焰温度职高瞬间将空气烧的扭曲,只是短短几秒钟时间便是将叶子弘的身体烧成了虚无,这个世界上从此就没了这么一个人。

    “你究竟是什么人?”陶倾城贴在秦汉的后背上突然问道。

    陶倾城突然问出这个问题,秦汉不自觉的顿了顿,一双好看的眼睛瞬间眯成了一条缝隙,他在这个女人面前已经展露了太多东西,而且,他也能听出来这个女人的话有点不对劲儿,似乎开始怀疑他的身份了……

    关于传承的事儿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即便是身边的人也不行,因为他们知道了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至于陶倾城,秦汉一直觉着只是朋友关系,所谓人心隔肚皮,这一刻他还和陶倾城是很好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是她的救命恩人,可没有人能预测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儿。

    也许当陶倾城知道了他身上的秘密之后,第一个向他捅刀子的人也是陶倾城……

    如果她真的知道了,秦汉也不知道

    该怎么办,因为他无法保证这个女人不会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唯一能防止她泄露秘密的办法就是让她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可是,让他亲手杀了陶倾城,他确实是有点下不去手。

    “陶姐觉着我是什么人?”秦汉微笑着问道。

    “很奇怪。我也说不出来,应该是一个小害人精吧。”陶倾城抿了抿嘴笑着说道:“我发现我越来越爱你了,万一有一天难以自拔的时候,要不要娶我?”

    “陶姐应该看不上我这样的吧?”秦汉笑着问道。

    秦汉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虽然不认为自己是个癞蛤蟆也不觉着自己配不上陶倾城,可他觉着陶倾城应该看不上他这样的男人。

    “为什么看不上呢?”陶倾城狐媚的说道:“说实话,姐姐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很心动,你信不信……”

    “我信你个大头鬼!”

    秦汉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句,随后便是加快了步伐向县城方向赶了回去,没点火的时他担心警察会过来,但警察却不一定过来,现在点了火一会肯定是火光冲天,消防警察一来警察肯定也要来,要是被警察碰到,到时候不免会遇到一些麻烦,那些警察就像一只只苍蝇一样,虽然不能把他怎么样,可每天在身边飞来飞去也足够让人不舒服。

    果然,他和陶倾城刚刚过了东郊小桥,几辆消防车便是飞速的冲了过去,等他们要到家的时候又遇到了警车,不过,不管是警车还是消防车显然都没发现他们,倒是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秦汉没选择走门口,因为陶倾城现在的样子确实有点狼狈,一旦被这那两个保安看到不免会夜长梦多,既然杀了人就一定要万分小心,哪怕是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要留下。

    直到现在秦汉都有点后悔离开的时候问了这两个保安东郊的事儿,要是警察真的找到了这两个保安,这两个保安肯定会想到他问的问题。

    于是他再次选择跳墙进去,由于身后背着陶倾城,他不能直接一跳老高进去,这个女人好像已经有点怀疑他的身份了,那么,他一定要尽量不要在这个女人面前在露出什么非常人的事情,以这个女人的聪明才智,真的想要调查他怕是也能查出来一些蛛丝马迹。

    他蹲在地上让陶倾城踩着他的肩膀上墙,然后他自己在爬上去,看上去虽然笨拙,但好在并没有人发现他们的行踪,而且现在天上已经没了月色,并不是十分高端的摄像头也很难分辨出他们,即便能照到也只是一个大致轮廓,只能照到两道影子而已……

    当两人乘上电梯来到家门口时,陶倾城看到房门把手断裂,防盗门大开着实吓了一跳,而秦汉自然也只能是装死装做什么都不知道,他总不能说他用手拧断了房门把手,然后还在屋子里做法……即便他说了陶倾城也不一定相信……

    “怎么会这样儿……”陶倾城皱了皱眉说道。

    “可能是叶子弘他们在抓到你之前来过。”秦汉深吸了口气说道:“先进屋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言毕,秦汉便是第一个冲进了屋子,他走的时候屋子里什么样他离开的时候屋子里还是什么样,似乎并没有人来过……

    见屋子里没少什么东西,陶倾城自然也就相信了秦汉的说法,因为屋子里确实有些贵重的东西,如果是梁上君子进来很显然是奔着东西来的,既然这些东西还在也就确定不是小偷所为。

    “先坐吧,我换一下衣服。”陶倾城拍了拍胸口,看着屋子里的陈设心有余悸的说道:“我以为再也回不来了呢……”

    秦汉微笑着点头,等陶倾城进了浴室他便是走到了窗口,这时候外边已经没什么可以看的了,即便是天上的星星也已经不见了,不过,他还是抬头看着天空,杀了叶子弘的时候他没觉着有什么,但一想到自己竟然杀了人,这种感觉很奇怪,有一点点压抑还有一点点紧张,当然,这谈不上害怕……

    因为自古以来就有一句话,这句话叫一将功成万骨枯。

    一个人想要出成功自然要清除挡在前边的绊脚石,特别是修炼一途更是如此,现在他还不是一个真正的修炼者,等真的成为修炼者的那天,也许还有更多的生命会在他的手里结束……

    “亲爱的,帮我拿一件浴袍,在主卧室的衣柜里边……”陶倾城妖娆清脆的声音突然在浴室里传了出来。

    “……”

    秦汉无奈的摇了摇头,陶倾城这样的称呼他听过不是一次半次,早已经习惯了这个女人,如果只是一个称呼说明这个女人还很正常,因为这个女人经常能做出一些不正常的事情。

    他来到陶倾城居住的卧房将衣柜打开,当打开衣柜的瞬间他顿时开了眼界,衣柜里几乎被衣服占据,各种不同类风格的衣服都在眼前,有的看上去很不错,有的看上去很前卫,因为这个女人一直以来都站在时尚潮流的尖端,几乎从来就没掉过队。

    “选哪件?”秦汉大声问道。这个女人的浴袍实在是有点多。

    “你觉着哪件穿着好看就选哪件,东边那个柜子里边有一套渔网,你要是喜欢拿那个也成。”陶倾城说道。

    “……”

    渔网……

    秦汉不自觉的就想到了很多东西,一时间心跳又开始加速,他伸出手去开东边的柜子门,可就要碰到把手的时候他又收了回来,他到是想看到陶倾城穿这样的东西,因为这样一定很好看,可是,他转念一想马上就改变了这个想法,如果这个女人穿上这样的衣服,然后在疯狂的调戏他,到时候一旦欲罢不能怎么办?要是这个女人同意了还好一点,万一不同意他怎么也不能强行做点什么……

    他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这种禽兽行为他还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想了半天他找了一个不怎么性感的浴袍送到了浴室门口,即便是不怎么性感的可还是有点让他难以接受,不是浴袍性感是因为这个女人实在是有点性感,当她开启浴室门的瞬间,虽然里边雾气腾腾,但是秦汉还是因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些……

    其实他并不想看,但还是没忍住,可能这就是一个男人身上的劣根性在作祟。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这一次秦汉也只是稍稍的看了一点点便是赶紧回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现在他都想离开陶倾城的家,因为在这里他真的有点害怕!

    坐在沙发上他还是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陶倾城的卧房,心里暗暗想着里边的衣服究竟是什么样的,刚刚有点害怕现在又有点后悔,要是把衣服拿出来让陶倾城穿上,不为了别的至少也能对得起自己这双眼睛……

    其实,他不知道那个柜子里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渔网……

    没让他久等,过了几分钟陶倾城便是在浴室里走了出来,换上一件新的浴袍整个人看上去也就没那么狼狈了,不过,脸蛋上和腿上都能看到一些伤痕,这些伤痕都是刚刚在地下厂房留下来的。

    “陶姐。没什么事儿我先回去了。”秦汉站起来说道。

    “回去?”

    陶倾城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回村里还是回宾馆?”

    “宾馆……”秦汉说道。

    “为什么去宾馆也不在我这里?”陶倾城狐媚的笑了笑,然后走到他旁边拉住了他的胳膊让他坐下,说道:“怕姐姐我吃了你不成?”

    “……不是。”秦汉艰难的说道。

    他实在是有点不敢在看这个女人了,因为这个女人穿浴袍的样子实在是有点性感,胸前稍稍搭着一些,但深深的胸口却刚好露在外边一些,甚至还能看到小半颗‘软’肉……

    “那是什么?”陶倾城追问道。

    “这……”

    “你就是怕我吃了你。”

    陶倾城眯着眼睛说道:“你救了我,难道就不想要点什么回报,古人说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说吧,你想要什么姐姐都答应,就算让姐姐以身相许也行……”

    “我不是那种人……”

    秦汉下意识的向后边挪了挪身体,他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儿,而且心跳也在不断加速。

    “咯咯……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陶倾城狐媚的笑了笑,随后便是将踩在脚上的水晶拖鞋提到了一边儿,抬起头便是放在了他的腿上,说道:“是不是不完美了?”

    “是!”秦汉重重的点了点头。

    陶倾城的腿确实很好看,并不骨感但很修长,而且皮肤也很光滑白嫩,但是上边如果多了一条疤痕或者说几条疤痕,那么这条腿就是美中不足,从此再也不能称之为极品。

    不用陶倾城说,他便是伸手入怀将他最新研制出来的药粉拿了出来,用嘴巴将塞在瓶口的布塞撤掉,然后将白色的粉末小心翼翼的涂抹在陶倾城大腿的伤痕上边,伤痕稍稍深一点的地方已经结痂,没办法他只能用银针再次将伤口挑开,然后再次将药粉涂上!

    给大腿上好了药粉,脸蛋上还有一块,原本秦汉是不打算自己动手,因为这种事儿陶倾城自己完全可以做到,可看陶倾城的样子显然是没打算动手的意思,没办法他只能帮着这个女人上药……

    所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天,这一刻秦汉真的觉着他是个好人,而且还是个君子,因为眼前坐着一位倾国倾城的女人他竟然没有非分之想,确切的说,他有点担心再次被这个女人给调戏了。

    看着秦汉小心翼翼的给她打理伤口,陶倾城漂亮的眼睛里闪过一抹不一样儿的色彩,第一次见到秦汉的时候他觉着这个小男人有点好笑有点腼腆,虽然现在还是如此,可总觉着眼前这个小男人和绝多数男人不一样儿,他的身上有着绝大多数男人身上不具备的东西。

    “小弟弟。我要是嫁给你,你觉着怎么样儿?”陶倾城问道。

    “嫁给我?”

    秦汉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当真的?”

    “当然当真。”陶倾城说道:“你敢不敢娶我?我可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花名在外,换男人比换衣服都要频繁的女人。”

    “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秦汉十分严肃的说道:“听到的不一定是真的,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时间会证明一切。”

    “咯咯,还是小弟弟懂事儿,比那些臭男人强多了。”陶倾城狐媚的说道:“要是我今天真的被叶子弘怎么样了,我要嫁给你你还愿不愿意?”

    听陶倾城这么一说,秦汉的手指停了下来,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而且这个问题也很刁钻,无论他怎么回答似乎都不可能让陶倾城满意,可如果出于一个男人的角度而言,谁不希望自己的女人一生只有这么一个男人,而不是在自己之前还有很多男人……

    见秦汉不言语,陶倾城抿嘴一笑,嘴上没说出来但心里已经明白了秦汉想的什么。

    就这样儿,秦汉又用了一小会儿总算是把陶倾城脸蛋上的伤口清理好了,不但清理好了伤口他还刻意用一些药粉涂抹在陶倾城的脸蛋上,因为陶倾城被叶子弘打了几个嘴巴,直到现在脸蛋上还能看到清晰的大手印。

    “心疼了?”陶倾城笑着问道。

    “……有点。”秦汉点了点头说道:“我不想看到你受伤,哪怕一点都不行。”

    陶倾城顿了顿,又是仔细打量秦汉两眼,这个小男人认真的模样儿仿佛很高大,就像一座泰山那般伟岸,以前追随在她身后大男人不计其数,可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觉着很有安全感……

    于是,秦汉刚刚一坐下她便是靠在了秦汉的肩膀上,一双漂亮的眼睛挂着笑容,这一刻她在什么除了她自己之外没人知道。

    “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陶倾城突然问道。

    陶倾城这个问题很突然,秦汉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过了片刻才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每个人心里都会藏着一个人,我当然也不例外,陶姐也是如此?”

    “我?”

    陶倾城自嘲的笑了笑说道:“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已经是过去式了,我想我早就在阴影中走了出来……”

    “会心痛?”秦汉问道。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陶倾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他心里竟然有点不是滋味,好像醋坛子打翻了一样。

    “以前不是现在。”

    陶倾城深吸了口气说道:“想不想了解一下我?”

    “这……”秦汉张了张嘴,然后点了点头说道:“想。”

    “还和上次一样儿,我们边喝边说,算是为我庆祝劫后余生。”陶倾城说着便是站了起来,指了指冰箱说道:“里边有很多,这次不用在担心不够了。”

    她说着便是拿出来几瓶啤酒,然后又将厨房里的围裙戴上,开始忙活着做精致的小菜,这让秦汉很意外,他一直以为陶倾城应该是那种只知道吃而不会做的女人,可现在看来他觉着他错了,这个女人不但有着超然的外表完美的身材,八面玲珑的经商头脑,她做菜的模样也十分专业,这确实是个百变女人,在她身上确实很难看到半点缺点……

    他坐在沙发上看着陶倾城做菜,心里默默想着刚刚陶倾城说的那句话,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心里在想什么,但他知道这一定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因为就在刚刚她和陶倾城对视的那一刻,分明感觉到了这个女人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忧伤,别人看来可能还没什么,可能在她的心里会是一道难以愈合的伤疤。

    “在想我刚刚说的话?”陶倾城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说道:“看头了吗?”

    “看不透!”

    秦汉笑着摇头说道:“我没有陶姐那么好的眼力……”

    “等你经历很多事情你也会有同样的眼力,其实,我也看不透你。”陶倾城眯了眯眼睛说道:“刚刚在那个废弃的厂子出来时,我问你究竟是什么人,难道你自己没发现我问出来的一瞬间你的眼神不对劲儿,而且,我能感觉到那时候你的心情很复杂,对不对?”

    闻言,秦汉一愣,下一刻心头便是一颤,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心细,他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下便是被这个女人看出了破绽,只是,他不太明白陶倾城为什么会说出来,或者说她已经知道了什么,只是没直接点明了而已?

    “所以呢?”秦汉悄然的握紧了拳头。

    “你现在的眼神儿很冷。”陶倾城眯着眼睛说道:“你有秘密,而且还是别人不知道的秘密,现在你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是杀气,是不是?”

    “……”

    秦汉满是惊讶的看着陶倾城,眼前这个女人实在是有点过于精明了,他都想不明白他身上有什么破绽,而且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女人怎么会知道杀气这种东西,要不是和这个女人接触的时间不算短,他甚至怀疑这个女人也是个修炼者,只不过是隐藏的比较深而已!

    “有吗?”秦汉努力的露出来一些笑容说道:“什么杀气?我怎么不知道?”

    “一会我们慢慢说。听了我的故事你就都知道了。”陶倾城说了一句便是继续忙活了起来。

    她究竟是什么人……

    秦汉眉头紧锁,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这个女人靠近他真的是另有所图,那么,不管如何他都要让这个女人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即便于心不忍也不行,即便他有在那一点点喜欢这个女人也不行。

    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不能为了一个女人毁掉自己得来不易的一切。

    没让他久等,陶倾城做菜的手法很快,只用了十几分钟便是做了一道很精致的小菜,可这一刻他却没什么心思去吃,满脑子都在想眼前这个女人究竟是个什么人。

    “不喝?”陶倾城坐在他身边儿,狐媚的笑了笑说道:“喝醉了姐姐在告诉你姐姐的故事,别担心,姐姐不会把你怎么样儿。”

    “……”

    秦汉耸了耸肩膀,随后便是拿起了桌子上的啤酒不急不慢的喝了起来,他和陶倾城接触的时间不算长不算短,如果陶倾城真的是个修炼者,他不可能感觉不到陶倾城身上有元气,想了想他才知道他确实是多虑了,只是,他想不明白陶倾城怎么能看得懂杀气,好像对杀气还很敏感的样子。

    “为了我还活着,喝一杯?”陶倾城笑着说道:“我能不能再问你个问题?”

    秦汉举起易拉罐和陶倾城碰了一下,小小的喝了一口啤酒说道:“当然可以。”

    “你究竟是什么人?”陶倾城十分严肃的说道:“我觉着你身上有别人身上不具备的东西,我是个现实主义者,自从认识以来你已经让我看到了太多不可能东西……当然,你可以不回答,姐姐保证不再追问便是……”

    “你现在的眼神儿很冷。”陶倾城眯着眼睛说道:“你有秘密,而且还是别人不知道的秘密,现在你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是杀气,是不是?”

    “……”

    秦汉满是惊讶的看着陶倾城,眼前这个女人实在是有点过于精明了,他都想不明白他身上有什么破绽,而且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女人怎么会知道杀气这种东西,要不是和这个女人接触的时间不算短,他甚至怀疑这个女人也是个修炼者,只不过是隐藏的比较深而已!

    “有吗?”秦汉努力的露出来一些笑容说道:“什么杀气?我怎么不知道?”

    “一会我们慢慢说。听了我的故事你就都知道了。”陶倾城说了一句便是继续忙活了起来。

    她究竟是什么人……

    秦汉眉头紧锁,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这个女人靠近他真的是另有所图,那么,不管如何他都要让这个女人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即便于心不忍也不行,即便他有在那一点点喜欢这个女人也不行。

    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不能为了一个女人毁掉自己得来不易的一切。

    没让他久等,陶倾城做菜的手法很快,只用了十几分钟便是做了一道很精致的小菜,可这一刻他却没什么心思去吃,满脑子都在想眼前这个女人究竟是个什么人。

    “不喝?”陶倾城坐在他身边儿,狐媚的笑了笑说道:“喝醉了姐姐在告诉你姐姐的故事,别担心,姐姐不会把你怎么样儿。”

    “……”

    秦汉耸了耸肩膀,随后便是拿起了桌子上的啤酒不急不慢的喝了起来,他和陶倾城接触的时间不算长不算短,如果陶倾城真的是个修炼者,他不可能感觉不到陶倾城身上有元气,想了想他才知道他确实是多虑了,只是,他想不明白陶倾城怎么能看得懂杀气,好像对杀气还很敏感的样子。

    “为了我还活着,喝一杯?”陶倾城笑着说道:“我能不能再问你个问题?”

    秦汉举起易拉罐和陶倾城碰了一下,小小的喝了一口啤酒说道:“当然可以。”

    “你究竟是什么人?”陶倾城十分严肃的说道:“我觉着你身上有别人身上不具备的东西,我是个现实主义者,自从认识以来你已经让我看到了太多不可能东西……当然,你可以不回答,姐姐保证不再追问便是……”

    “你究竟是什么人?”陶倾城十分严肃的说道:“我觉着你身上有别人身上不具备的东西,我是个现实主义者,自从认识以来你已经让我看到了太多不可能东西……当然,你可以不回答,姐姐保证不再追问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