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八个周一

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八个周一

 热门推荐:
    郑清那个糟糕的小故事虽然毁坏了胖子用汤的心情,却并没有彻底打消他的食欲。反而让他有借口重新添饭加菜了。

    只是去窗口处转了一圈,胖子便重新端了几样美味上了桌。

    不过这一次,他将自己的汤换做了与郑清一样的玉米浓汤——这是一种非常保险的措施。最少,郑清不会冒着恶心自己的想法再讲一个小故事。

    坐在餐桌旁边后,胖子瞅着吸溜正欢的公费生,冷笑两声,忽然抓着勺子在自己新买的那一小盒酸奶里搅了搅,舀了一勺略显白色的浓稠酸奶,浇到之前被推一旁的甲鱼汤里。

    白色的酸奶仿佛一块难看的色斑,挂在甲鱼汤略显清澈的汤面上。

    “这样就很形象了吧。”胖子不无恶意的嘿了一下。

    这一次,换做郑清喝不下去了。

    “就为了恶心我一下,你浪费一盒酸奶?”年轻公费生睁大眼睛,语气有些不可思议。

    “不,这不是浪费,这是必须的损失。”辛胖子晃了晃粗短的手指,义正言辞“在食物的战争中,没有赢家,统统都是输家。但在食物的战争中,我是不能失败的。”

    一番中二度十足的话从胖子口中说出来,郑清竟然觉得非常合适。

    这让他很是怀疑自己心态是不是出了问题。

    “你俩已经是成年人了,能不能表现的成熟一点!”眼瞅着两人要开始撕逼,忍无可忍的萧大博士终于低声咆哮起来“不要表现的像个小学生一样!”

    郑清与辛胖子终于消停了一点。

    一个梳着马尾,脸色稍黄的男巫拎着纸袋,急匆匆闯入食堂,穿过用餐大厅。他进门时带起的冷风激起门边几个餐桌一片抱怨。

    男巫赶忙回头,连连作揖致歉,脚下的步伐却丝毫不见放慢,径直向供应馅儿饼的窗口跑去。

    “那是尼古拉斯吧,”张季信眼睛最尖,率先发现了餐厅门口的小骚乱,好奇的扬起眉毛“他这么着急忙慌,是要干嘛去?”

    辛胖子刚刚给嘴里塞了一个小笼包,闻言,扭头向尼古拉斯所在的方向看去。

    “哦,他呀。”胖子费力的咽下嘴里的包子,满嘴流着油,筷子已经夹起了下一个牺牲品,同时嘟囔着“听说找了个好兼职,最近忙的不亦乐乎呢。”

    “兼职?”萧笑同学的耳朵竖了起来。

    郑清也对这件事有了兴趣,眨眼便把几秒钟之前与胖子的龃龉忘得一干二净“现在还有适合我们的兼职?最近岛上不是劳动力过度充裕了嘛……连我们的小店都时不时有人上门询问需不需要临时工。”

    去年沉默返潮提前,导致今年大批应该进入森林深处的魔法生物部落滞留在学校附近,为贝塔镇的商户、炼金作坊等提供了大批廉价劳动力,致使第一大学那些眼高手低、经验不足的年轻巫师兼职渠道迅速减少。

    郑清听蒋玉说过,学生会现在已经开始考虑提供公益性岗位,来帮助一些家庭困难的年轻巫师度过难关,避免他们因为买不起实验材料影响学业。

    “有矛盾,就会有市场,有市场,就会有需求。”胖子夹着包子的筷子颠了两下,最终放弃立刻把它塞进嘴里的冲动,耐心向几位同伴唠起来“现在第一大学最显眼的矛盾是什么?阿尔法与九有学院之间的矛盾。”

    “所以咧?这能有啥市场?”张季信一如既往懒得思考“难道有哪个社团需要雇佣打手吗?我怎么没听说过这样的消息。”

    “愚蠢。”辛胖子冷笑两声“在学校的规则之下,少有人胆敢明火执仗斗殴。大部分斗争都发生在拳头以外的地方。比如舆论、舆论,以及舆论。”

    “这跟兼职有什么关系?”红脸膛男巫一把将手里的面包捏扁,但仍旧耐着性子问道。

    “演讲要不要听众、要不要托?发传单要不要临时工?你以为那些欢呼的、呐喊的、示威的人里面,有多少是奔着理想与信念去的?”

    “所以说,”郑清总结道“尼古拉斯是找了个发传单的活计,对吧。”

    辛胖子难得犹豫了一下,停了片刻才小声说道“听说他还接受了贝塔镇邮报的付费采访……因为贝塔镇邮报给的润喉费很丰厚。”

    “愚蠢。”萧笑重复了胖子之前说过的词。

    郑清点点头,看着尼古拉斯匆忙的背影,脸上浮现一丝忧虑“我们要不要提醒他一下?贝塔镇邮报是什么德行大家都知道……而且它还有那边的背景。”

    那边,相对于九有学院来说,自然就是阿尔法学院了。贝塔镇邮报虽然号称客观中立,但报社大部分成员却都是阿尔法学院出身,先天就带了浓厚的阿尔法色彩。再加上报社就位于阿尔法堡外的贝塔镇,可以说后天也笼罩在阿尔法的影响之下。

    郑清曾经接受过这份报纸的采访,当时他还天真的以为自己会因此受到学院表彰。却不料报道出炉后,他在采访中的话被移花接木、东拼西凑,硬生生变成了声讨九有学院教学理念的文章。这也导致一段时间内,他在学院的处境非常狼狈。

体育彩票365怎么样    “正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所以我觉得他接受采访应该有所准备。”对于郑清的建议,辛胖子倒有些不以为然“好歹他也是贝塔镇本地人,在学校也呆了两年多了,不应该不清楚那份报纸的尿性……既然他同意了采访,应该做好准备了。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没有去制止他。”

    胖子的分析也有道理。

    餐桌上一时陷入异样的沉默中,只能听到众人咀嚼与啜饮的细碎声响。

    不远处,尼古拉斯已经买好午餐,抓着那个油乎乎的纸袋重新向食堂外走去。脚步一如既往的匆匆。但是看他脸色,却似乎比以前明亮了许多。

    郑清眯着眼,看着尼古拉斯远去的背影,最终叹口气“总之……不管怎样,我们自己是不能随随便便接受那些乱七八糟媒体采访的。我以宥罪猎队队长的身份要求大家平日谨言慎行,尤其是现在这种敏感时刻。只要我们不惹麻烦,不给九有添乱子,就再好不过了。”

    。